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周鸿祎叫板中国移动你们所不懂的产品经理

时间:2018-12-17 17:03:12|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周鸿祎叫板中国移动 你们所不懂的产品经理

周鸿祎最近说,如果中国移动要请我去当老总,我就上免费、免费,真正都免费,紧接着,通信行业两位分析师纷纷炮轰老周外行,也有观点认为周举例以免费颠覆短信并通过增值服务挣得千亿,是在捧杀腾讯,让腾讯和中国移动对立。

其实,捧杀腾讯又岂止这一次?比如某某年的互联大会,某某年的移动合作伙伴大会,懒得翻旧账了。但笔者并不认为,这一次是为了挑拨离间而捧杀腾讯。

电信运营商的资费一降再降,大力兴建基础设施做到4G全程全,结果到头来还是为OTT打工。但为何没有人反过来看问题,如果老周是希望以此告知运营商,OTT通过业务免费让通信运营商逐步沦为管道,管道的流量价值如果再被互联思维无限制的免费,那么中国移动是岌岌可危的。

2014年,中国移动传统业务在急剧下滑,语音收入同比下降13.1%,在通信服务收入的比重下降了7.1pp,短彩信收入下降15.8%。这一年,中国移动4G用户由年初的279万增加至9006万户,4G ARPU为平均值的1.7倍

周鸿祎叫板中国移动你们所不懂的产品经理

,4G DOU为平均值的5倍,4G络承载移动数据流量的占比达到44%,数字看起来似乎转型很顺利。

但有一组数字可能并不能让中国移动舒服,2014年,移动数据流量提升了115%,但移动数据流量收入提升了42.9%,在通信服务收入的占比仅仅提升了8.1PP。同时,2014年,中国移动通信服务收入下降1.5%,意味着移动数据收入的增长刚刚弥补语音业务收入相对的下滑。增量不增收的中国移动2015年战略执行,如果继续流量降价趋向免费,一旦被周鸿祎所言中,后果是什么?依靠第三条曲线挣钱?

显然,老周这句话具有两面性,站在用户角度,周鸿祎说这句话并非外行。对于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而言,如果在即将商用的三新产品及运营上,不能做到让用户占到便宜,同时做到产品的电信级服务体验,且是极致化的移动互联体验,并实现流量价值的提升,未来商用的VoLTE及RCS只会让中国移动这头转型中的大象受挫。

业务层面, 2C的业务电信运营商的优势是否明显?2B的业务中,OTT也在向互联+渗透,如果医疗健康、车联、云计算、视频监控、教育等等政企业务,如果同样被OTT以免费业务模式颠覆,后果是怎样的?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在大的趋势面前,谁当中国移动老总都差不多。

理解电信级服务理念的人适合做中国移动的高管,显然老周只是调侃,但面向移动互联,中国移动等三大运营商需要再次创业,需要周鸿祎、马化腾等这样有实质产品经验的导师进行洗礼,主动实现以产品理念对运营商旧有架构和体制上的冲击,毕竟移动互联的世界充满了未知,而电信运营商的集客产品和理念趋于老化,没有观点的碰撞难以创新。

或许,电信运营商不愿听也很受伤的原因是OTT占着便宜不卖乖,但选择重新做,选择重新创业的周鸿祎,重拾的是产品经理情怀,如果他是商人必定会说出讨好运营商的话。

眼中欣赏的是对手的优点,拿着华为Mate7等三款Android发微博,开通希望多听业界意见,为董小姐摇旗呐喊,要以工匠精神做出一款能够秒杀雷军的或许,有人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周在炒作他的5000元和OS,但老周反常的穿着西装出席博鳌论坛意味着什么?

这是产品经理以最终客户为导向的聚焦精神,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观众看起来更舒服,而不是一如既往任性的穿着红衣,口无遮拦的吐槽对手?学会取悦用户的心态很重要,如张小龙做的初期版本只专注于满足用户最基础的需求,如华为信奉力出一孔利出一孔,鲜花插在牛粪上都是如此。作为产品经理,老周开通并不丢脸,是为了调研数以万计的规模级别用户需求,才能有助于直接了解用户对最基本的痛点,也有可能不止是做一款高端沟通互动那么简单。

没有调研的产品经理只会画花瓶,而了解用户痛点的老周才会脱口而出免费的外行话,这才是产品经理多年数据分析的结果,脑海中闪现的数字和理念,常人不懂又何须多解释?

关于外界所认为的炒作,周一的凌晨00:29老周还在发微博,说要静下心写篇在360 OS社区的第一贴,要知道这个时间点微博上活跃度是最低的,这是炒作吗?只有这样的夜晚,才属于真正的创业者,属于父亲母亲对待初生婴儿的百般呵护。

个人认为,在未知的移动互联时代,不去了解热门产品(包括竞品),不去复制成功者可以认知的路径,不去利用别人睡觉的时间弥补产品不足,不以现有的时间预知未来业务的成败,他根本就不能成为成功的产品经理。

当你发现从去年年中开始,中国移动高层明显释放出与OTT共同发展做大移动互联的信号,到今年腾讯马化腾拜会中国移动这个江湖时刻都在发生改变,或许董明珠做背后正是周鸿祎在做推手,或许周鸿祎直爽的叫板中国移动高管也在释放着什么信号?只是你不懂,我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