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智能

GMIC秒拍峰会新京报戴自更视频风口传统

时间:2018-09-29 18:27:2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GMIC秒拍峰会|新京报戴自更:视频风口,传统媒体的突破与探索

4月27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由一下科技及秒拍主办,GMIC协办的视界智变创见未来-2017移动视频峰会盛大启幕。峰会现场,投资人和创业者们思想交流的火花不断迸发,共同探寻行业趋势,解析爆品案例,创见移动视频智变新未来!其中,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视频是的终极表达,这是传统媒体转型的最后机会。

在移动视频新势能爆发的大趋势下,诸多传统媒体人选择顺势而为,充分利用短视频红利进行转型。短视频与、传媒之间具有天然接近性,其全民参与、社交传播的特性,对于行业重构也具有深远的意义。

以下根据演讲实录整理:

感谢一下科技!感谢韩坤总邀请我们来参加这次会议,让我来介绍一下新京报在移动传媒中的探索。

新京报不只是一份报纸,我们不仅有一份日均发行量4多万的报纸,还有客户端

GMIC秒拍峰会新京报戴自更视频风口传统

,2700万粉丝的官方微博,覆盖3500多万用户的矩阵,还有新京报、拍者等,这些加起来是上亿级的用户覆盖量。

我们还有新京报+互联的5个产品,如刚才提到的动是小米、360和三胞集团合作创办的,大燕是新京报视频和腾讯创办的,寻找中国创客是2015年新京报借着双创风头做的品牌项目。

2016年,新京报超过12800多个版面,采写报道3万多条,发布即时性11800多条,发布图片近2万张,收到评论3600多篇,我们平均每天生产的原创超过300条,我们发了13000多条微博,做了320场的直播,加起来达到1120个小时,动画、短视频类型的视频达到3500条。还做了一些数据图表H5,有275个,这是新京报大概的情况,它不只是一份报纸,而是一个媒体平台。

第一,我想介绍一下新京报视频之路,因为今天讲的都是移动视频内容。

下面请播放一下我们的动视频。

这是动产品做的一些视频,去年我们义工做了3500多条动,最后把动放在了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右上角的工作报告二维码就是通过新京报的动来解读政府工作报告的。

2015年开始,新京报做了第一条动,当时在国内包括海外,我们都是比较早用3D方式解读的媒体平台。如果写可能要写上几千字,现在通过3D还原,能把突发事件马上呈现出来。

2015年我们组建了第一个动工作室,以动画、二次元的表现方式推出适合移动端传播的动画短视频产品,还原现场,解说故事,解读背景。2015年8月份天津大爆炸时,我们生产了一系列动报道,七天时间生产了47条动,获得1.7亿点击量。去年我们制作的3000多条动总点击量突破了40多亿次。2017年3月,在政府工作报告系列专题中,我们利用了动制作,把有关的数据放在里面。

第二,新京报从去年开始推出了名字叫我们的短视频。

刚才播放的是我们生产的视频部分节目混剪。去年3月,新京报在全国两会上面开始实现视频直播方式,15天时间直播了98.5小时,观看人次超过了1亿。

2016年6月在新京报回访悬崖村的直播过程中,我们在1400多米的悬崖上进行,累计观看人超过500万,推动了当时政府,特别是四川省的工作,把原来的藤梯改成了钢梯,让孩子上学比较方便。去年7月份,新京报组建了视频报道部, 9月份正式上线我们视频,去年11月份,河北保定一名男孩掉进枯井里头,我们连续进行了70多个小时视频的直播,生产了22条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6000万。2017年1月,我们直播报道的90后小夫妻摩托车回家的视频,流量近800万。

到现在为止已经完成350场直播视频,短视频有2000多条,播放量超过大概10个亿。

2017年4月,新京报拍者正式启动,如今每天能生产100条短视频,每天做5场直播。

第三、我解读一下新京报转型的突围理念。

我们认为什么是王?为了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吵了很久。我觉得两个都是王。新京报坚持内容为王,我们是做内容生产的,无论互联如何发展,好的内容仍然是稀缺资源,对、真相和观点的需求是永恒的。在中国做仍然是有门槛的,首先做要有资质,其次是要有丰富的思想,优质的内容报道永远稀缺。

视频是的终极表达,随着5G时代的到来,视频会进一步大量生产。现在的技术已经满足不了人们对视频需求,因为视频包含了一切影像、声音、图表、动画。原来两个版的报纸能发五六千字,现在通过不到5分钟的视频短片就能完整表达。

像刚才所讲的《自闭症少年的死亡之路》,我们开了四个板块,但在视频里不到10分钟就能讲清,视频更直接更高效,也更具备还原能力、解释力和传播力。这是和最匹配的表达形式。

视频的采集、制作、传播门槛和成本都在降低,正逐渐成为报道的标配,今后所有的都得配上视频。现在我们有400多名,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要准备可以录视频的设备。

从去年开始,新京报几乎所有重大事件报道,都通过全媒体的融合报道,联线现场直播、调查深度评论、动画与短视频,这也是传统媒体最后转型的一个机会。

另外,我再强调一下专业方面。我们和电视台不大一样,搞视频不是把电视台搬到络上就合适的,这里有很大的区别。新京报有一句口号:为移动端生产,这句话放在视频里同样适用。电视的模式适合移动端的传播是什么样的?我们没有答案,但肯定不是现在做的模式。

央视和极少数的电视台正在准备做短视频内容,专业性在接下来的视频直播中将越来越重要,最终比拼的依然是专业能力。这是有关内容生产和平台的思考,关于媒体融合新京报实际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就是借船出海。刚才韩坤总跟陈彤总都讲到了渠道,做平台的就把平台做好,做内容的就把内容做好。

我们新京报主要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原创内容、品牌和媒体资源。我们缺的是渠道、资金跟技术。如果把这两个结合起来,未来视频将会有更大的潜力发挥。

我们想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渠道方面的优势相结合,产生自己的新产品,新的业态和模式。过去不到两年时间,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已经跟相关的渠道进行合作,接下来也会和一下科技有一些更深的合作,希望能在视频拓展方面为一下科技做贡献。

人不容易,我们一边焦虑着如何改造传统的内容生产,一边比任何时候都关心优质内容变现的问题。我觉得只要有好的内容原创生产,不必担忧市场变现。所以,新京报期待与当今所有的成功互联平台,一同去探索打造好的生态,谢谢大家!

郑重声明:中国IT研究中心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中国IT研究中心不负责其真实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