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软件

建设制造强国要善用知识产权利器

时间:2018-09-29 09:59:2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建设制造强国要善用知识产权利器

异常激烈的国际制造业知识产权博弈,使我国制造业参与国际竞争面临重重知识产权壁垒。一方面

建设制造强国要善用知识产权利器

,运用知识产权争夺国际产业竞争制高点的后发劣势显现,而另一方面,低端锁定风险也与日俱增。

当下,建设制造强国迫切需要强化知识产权运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制造强国建设迫切需要关键核心技术知识产权战略储备支撑。由于关键核心技术专利匮乏,一些制约我国成为制造强国的关键核心技术长期依赖国外。总体上,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对外依存度高达50%以上95%的高档数控系统,80%的芯片、石化装备,70%的胶印设备、轿车制造装备、先进纺织机械依靠进口;高档液压件、密封件和发动机几乎全部依靠进口。在电信、光学、发动机、半导体、计算机技术、医学技术等高新技术领域,国外在华拥有发明专利量是国内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二是建设制造强国急需培育领军企业,加强国际知识产权战略布局。一国企业通过PCT向多个国家申请专利的数量、类型和结构,是专利权领域国际话语权的强弱和国际专利布局与拓展能力重要衡量指标之一。在年全球PCT专利申请50强企业中,美国17家、日本14家、德国7家,专利覆盖计算机、基础材料、机械制造、生物医药、数字通讯等多个产业;我国企业仅华为和中兴2家,专利覆盖只有数字通信产业。美、日、德等制造强国的企业极为重视国际专利布局,国外专利授权通常占全部专利授权比重的50%以上,而我国企业这一比重长期徘徊在10%以下。

三是自主知识产权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缺乏强有力的统筹推进机制。例如,产业主管部门和广东省大力支持研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信息产业基础标准DRA音频标准早在2007年就研制成功,并促使美国杜比标准大幅降低在我国的专利许可收费,但DRA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仅在广东等极为有限的区域范围内取得了突破,进一步推广与应用由于部门梗阻和地区梗阻步履艰难。杜比标准仍然牢牢掌控和垄断着我国音频产业的产业链高端。自主知识产权标准的产业化推广与应用亟待从国家战略层面聚合产业主管部门、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和区域资源,构建自主知识产权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协同推进机制。

对此,笔者围绕如何强化知识产权运用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加强战略统筹与协同推进,有效推进自主知识产权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要着力突破自主知识产权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的体制、机制障碍,构建自主知识产权标准产业化推广与应用的长效推进机制;在《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的10大领域以及互联+的关键环节设立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基金,组建知识产权运营公司,支持知识产权运营机构面向重点产业国际竞争需求,收储关键核心技术专利,反制、遏制跨国公司对我国重点产业的专利收购和专利滥用;支持各类创新主体和市场主体结合一带一路战略和国际产能合作推进我国自主的知识产权标准的产业化推广与应用;支持行业组织、产业联盟跟踪、研究和发布自主知识产权标准的产业化推广与应用的态势,指导和支持我国企业协同运用自主知识产权标准占据产业和技术变革制高点。加强制造强国建设知识产权政策的顶层设计,协同推进知识产权政策与创新政策、产业政策、财政金融政策等衔接融合,聚合各类知识产权资源,着力推动技术研发、知识产权运用、标准化、质量品牌建设、成果转移转化与产业化应用融合发展。依托制造业创新中心、创新服务平台和众创空间,建立联合防卫、风险分担、开放共享的知识产权协同运用机制。

二是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为依托,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积累与战略储备。在《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领域以及互联+的关键环节增强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知识产权主导能力和战略储备能力。深入实施工业强基工程,支持骨干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联合研发,积累和储备一批具有竞争力的关键核心共性技术知识产权。组织重点行业研究院、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中心等,面向国际制造业国际竞争需求实施重大关键技术、工艺、关键零部件和先进基础制造件的知识产权战略储备,形成一批产业化导向的关键核心技术专利组合。

三是培育国际知识产权布局领军企业,有的放矢地开展国际知识产权布局。结合《中国制造2025》重点工程的实施,分类分领域地培育海外知识产权布局领军企业,拓展我国海外专利布局的产业覆盖面。鼓励和支持已经走出去或即将走出去的企业加快海外知识产权布局,形成产业控制力和主导力。支持自主创新能力较强的企业适时将核心技术申请基本专利;支持跟随型企业跟踪分析国际专利实力强的公司的基本专利,引导其围绕基本专利申请大量应用层面的从属专利,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有效构筑有控制力的外围专利;鼓励和支持集成创新能力强的企业在外国基本专利基础上开展二次研发,形成新的有控制力的基础专利,控制外国基本专利产业化的一些关键环节和领域,与国外企业的基本专利形成抗衡之势。